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夏佛教居士林

与时俱进 阐扬正信 传承教义 续佛慧命

 
 
 

日志

 
 

靜坐禪思開示(5) 1960/10/4  

2011-05-18 12:5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當你禪思時,你必須憶念(覺想),如果你不憶念,你就無法禪思,因為憶念乃是構成禪思的必要部份。例如:得到禪那,乃運用憶念的力量,把你的心意帶到禪思的對象上;並運用評量的力量去辨識你所選定的禪思對象,檢查你的禪思對象,直到它正好適合你。你可以選擇慢的呼吸,快的呼吸,短的呼吸,長的呼吸,狹窄的呼吸,寬廣的呼吸,熱的、冷的或溫暖的呼吸;就只在鼻子一帶的呼吸,就只在喉嚨一帶的呼吸,全程下到心臟的呼吸。當你已經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節奏的對象,抓住它並——專精一致---使其一心,專注於單一的對象。引導你的憶念讓它凸顯出來,別讓心意離開禪思的對象,別讓禪思的對象離開心意。告訴你自己,那就像吃東西,配合你的嘴巴把食物送進去,配合食物把你的嘴送過去,不要失誤了。如果你弄錯了,把食物黏在你的耳朵、下巴、眼睛或前額上,你就什麼也吃不到了。
  你的禪思也是這樣,有時,一個心意的對象突然把你帶入過去,倒回幾百年;有時,它飛到未來,帶著各式各樣的事情回來擾亂你的心意。這就好像拿取食物的時候,把它黏在頭上,又讓它掉在你的身後,小狗一定會來咬走;或者就好像把食物送到你的嘴邊,然後又把它拋擲在你的面前一樣。當你發現這種情況發生時,那是一個警訊,你的心意尚未緊隨在它的對象上,你的念力還不夠堅強。你必須把心意帶到禪思的對象上,然後跟隨它,確認它住止其上。就像吃東西,確認食物配合嘴巴,並正確地送入,這就是憶念。食物配合嘴巴,嘴巴配合食物,你清楚它是食物,你也知道它是那種食物——主菜或甜點,粗糙或精緻。
  一旦你知道那是什麼,而它就在你的嘴裡,立刻就咀嚼它,這就是評量、檢查、評核你的禪思。有時,這是在近行定之下進行,檢查一個粗糙的對象,讓它愈來愈微細。如果你發覺呼吸很長,就檢查長呼吸;如果很短,就檢查短呼吸;如果它很慢,就檢查慢呼吸;看看心意是否願意住止在那種呼吸上,看看那種呼吸是不是願意住止在心意上,看看呼吸是否暢順而無阻,這就是評量。
  當心意生起憶念和評量時,你就同時具有禪定和辨識智。憶念和一心趨向於禪定,評量趨向於辨識智,當你兼具了禪定和辨識智,心意於是靜止,知識就得以生起。但是,如果評量太多了,它就會破壞心意的靜止;如果靜止太多了,它就會熄滅憶念;你必須注意心意的靜止,以確保兩者(憶念與評量,禪定與辨識智)之間的正確比率。如果你不知道「恰到好處」,你一定會有困擾。如果心意太靜止,你的進步將會緩慢;如果你憶念太多,你的禪定就會跑掉。
  所以要仔細觀察,再度,它就像吃東西一樣,如果你猛鏟著食物送入嘴巴,你最後可能會被噎死。你必須問自己,這對我是有益的嗎?有些人只不過是味同嚼臘而已,他們還沒想要吃甘蔗,這不是正常的。有些人,即使他們的牙齒痛或脫落了,仍然想要吃脆硬的食物。心意也是一樣的,當它只是一點點靜止時,我們就想要看到這個、知道那個,我們想要得到的遠比我們能夠掌控的還多。你首先必須確認,你的禪定是穩定堅固的,而且你的辨識智和禪定是適當的平衡,這點是非常重要的,你的評量能力必須是成熟的,你的憶念則必須是堅固的。
  假設你有一隻水牛,要把牠綁在木樁上;如果你的水牛很壯,牠可能連樁拔起而走開,你必須知道水牛的力量,如果牠實在很壯,就要重擊木樁讓它堅固地定位在地上,並看守著牠。換句話說,如果你發現憶念正脫韁而出,脫離心意靜止的疆界,就把心意帶回來,讓它更靜止,但不要靜止得讓你失掉軌跡。如果心意太安靜了,就好像在恍惚一樣,你就全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切都是黑暗、隱蔽的,茫然不見,然後又突然出現,這就是沒有憶念或評量的禪定,因為不知判別,所以是錯誤的禪定。
  所以你必須善於觀察,運用你的判斷力,但不要讓心意被它的念頭帶走了,你的念頭是些散亂的東西。心意要與禪思的對象同在,不管你的念頭在那裡旋紡著,你的心意仍然堅固地翌立著,就像抱著一根柱子而環繞著一般,你可以繼續旋紡著,卻不會讓你筋疲力竭。但是,如果你放掉柱子而繞轉三圈,你就會暈眩而「砰」然倒地。心意也是這樣,如果它和一個對象同在,就可以持續憶念而不會疲倦,因為你的憶念和靜止相伴在一起。你愈是憶念,你的心意就愈穩固,你愈是靜坐禪思,你就愈能憶念,心意變得愈來愈堅定,直到所有的障礙都消退,心意也不再攀緣意念。現在,知識就會生起了。
  這裡的知識並不是普通的知識,它洗掉你的舊知識。你不需要從一般想念和推理所產生的知識,放下它們!你不需要從憶念和評量所產生的知識,停止!讓心意安靜、靜止,當心意靜止而無所障礙時,這就是一切善的本質了。當你的心意在這個層次時,它不再執著於任何意念,所有你曾經知道的意念,關於世間或法義的,不論多或少,都被清洗掉,只有當它們被洗掉時,新的知識才能生起。
  這就是為什麼你要放下意念——所有你對事物所做的標示或名稱,你必須讓自己一無所有。當人們一無所有時,他們就會變成左右逢源。如果你不讓自己一無所有,你就決不會得到辨識智。換句話說,你不必擔心自己成為傻瓜,或遺漏了事情;你不必擔心自己走入了死胡同。你不需要從別人聽來或書上讀到的任何內明了,它們只是意念,所以它們是無常的。你不需要任何從推理和想像所獲得的內明,因為它們只是意念,所以它們是無我的。讓所有這些內明消失,只留下心意,堅定的熱誠,不偏左——趨於苦;不偏右——趨於樂。保持心意靜止、安靜、中和、鎮定——止於善處,你就是處於正定了。
  當正定在心意中生起時,它有個影子。當你能夠看到影子出現時,那就是毗婆舍那——內明禪思。
  你從正定中獲得的知識,並非以念頭或觀念的方式產生,它是以正見產生。你看起來是錯誤的,那真的就是錯的;你看起來是正確的,那真的就是對的。如果看起來是對的,實際上卻是錯的,那就是邪見;如果看起來是錯的,實際上卻是對的,那也是邪見。具足了正見,那麼,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以因果的觀點而言,就是你見到了四聖諦。你見到了苦,而它真的是苦;你見到了苦集,而它真的是苦集。這些聖諦是絕對的,無可置疑,無可爭議的真實。你看到苦是有原因的,一旦原因生起,就會有痛苦。至於消除痛苦之道,毫無疑問的,你看到所遵循的正道將會導致解脫,不論你是不是走過全程,所見都是真實的,這就是正見。至於苦滅,你會見到真的有那麼一回事。只要你在正道上,你就會看到,事實上苦正在消退。當你的內心能夠體認這些聖諦時,那就是毗婆舍那智。
  更簡單地說,你見到一切的事情,若內若外都是靠不住的。身體是不可靠的,老病是不可靠的,死亡是不可靠的,它們是狡滑而靠不住的,在你身上持續地變遷著。看到這個就是見到了無常,不要由於無常而讓你自己快樂或難過,保持心意的中和、平穩,那就是毗婆舍那的意思。
  至於苦,假設我們聽到某個敵人正在受苦,我們會認為「好消息!」「希望他們趕快完蛋!」,那麼心意就已經傾斜了。假設我們聽到某個朋友致富了,就很高興;兒子或女兒病了,就很悲傷。我們的心意陷於痛苦和憂傷,為什麼?因為我們沒有善巧,心意不集中,也就是不處於正定。我們必須照顧心意,不要讓它陷入痛苦中。任何痛苦,讓它痛苦,但不要讓心意跟著痛苦。身體可能會疼痛,但是心意不痛,讓身體面對苦受,但心意不苦。保持心意的中和,不要由於樂趣而高興,要知道樂趣也是苦的一種形式。怎麼會這樣?因為它會改變,它會生起又消退,它會有高低起伏,它不能持續,那就是苦。疼痛也是苦,雙重的苦,當你得到這種深入於苦的內明時,當你真的見到了苦,毗婆舍那就已經從內心生起。
  至於無我,一旦我們已經檢查過事物,並已經見到它們真實的面貌,我們就不會抱怨,我們就不會展現影響力,我們就不會設法去顯示自己有權力,想去控制那些無我的事物。不論我們怎麼努力,我們都不能阻止生、老、病、死。如果身體將會老化,就讓它老化;如果它會疼痛,就讓它疼痛;如果將會死,就讓它死亡。不論是你自己或別人的死亡,都不要高興,也不必難過,保持心意的中和、平穩、無所困擾,這就是行捨智。讓諸行——一切事物的形成、因緣——順著它們自己與生俱來的本性。
  簡單地說,這就是毗婆舍那。你看到所有形成的事物都是無常、苦、無我的,你能夠從自己的執著中解開它們,你能放下,這就是能夠獲益的地方。怎麼說呢?你不必筋疲力竭地被諸行所拖累。
  執著意即攜帶著負擔,我們攜帶著五蘊,執著於身體的現象、感受、憶想和標示、心理的形成和意識。我們牢牢地抓住並牽繫於這些事物,認為它們就是自我。前進!隨身攜帶它們,左腳掛上一個重擔,右腳也來一個;左肩放上一個,右肩也來一個;最後一個放在你頭上。現在,帶著它們隨你走,笨拙的、礙手礙腳又滑稽的。
  攜帶著它們,前進吧!五蘊是很沈重的負擔啊!
  我們每一個人都自行肩負著它們,
  隨身攜帶它們到每一個地方,讓你把時光虛擲在世間的痛苦之中。
  佛陀教導說,任何缺乏辨識智的人,就是沒有善巧的人;任何不修習禪定以通達解脫內明的人,就必須要擔負痛苦,永遠要被壓垮,真可憐!真可羞!他們永遠不得脫身,他們的腿上、肩上都有重擔,他們能走到那裡去呢?前進三步,退後兩步,一下子,他們就灰心氣餒了。可是過了一會兒,他們又得再站起來繼續走。
  現在,當我們看到無常——一切形成的事物,不論是我們的內在或外在,都是不可靠的;當我們看到它們是痛苦的,當我們看到它們是無我的,它們只是自己在那兒輪迴不已。當我們獲得這些內明,我們就能放下自己的重擔,也就是放下自己的執著。我們能夠放下過去,不再停駐於過去;我們能夠放下未來,停止渴望未來;我們能夠放下現在,不再宣稱它是自我。一旦我們放下了自己的重擔,我們就能用輕快的腳步走路,甚至還能手舞足蹈,多麼美好!我們走到那裡,人們都很高興認識我們,為什麼?因為我們無所障礙,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以安詳的方式為之。我們能走、能跑、能舞、能唱——都以輕快的心情而為之。我們是佛教之美,令人賞心悅目,所到之處都是優雅合宜的,不再有重擔,不再有所障礙,我們能夠自得其樂,這就是毗婆舍那智。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