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夏佛教居士林

与时俱进 阐扬正信 传承教义 续佛慧命

 
 
 

日志

 
 

无上大宝恩师能海老法师德行实纪 ⊙源自:清定法师记  

2011-07-01 11:1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上大宝恩师能海老法师德行实纪 ⊙源自:清定法师记 - 佛教居士林 - 临夏佛教居士林
 
上能下海无上大宝恩师,四川人,青年时受学于四川讲武堂,与四川高级军官刘湘、刘文辉等同学。在部队任团长时,目睹清政腐败、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国势垂危,深感遗憾。偶闻佛源老法师讲经,大为信服。又在北京听张克诚先生讲授法相,认识更深。后于成都办少城佛学社,请法师居士讲经说法,师亦自行讲说,往往座无虚席。其时师已通晓经律论三藏,融会天台、华严、俱舍、法相、禅净诸宗,认为唯有佛法,能救世间,决心献身佛门,挽回人心。即于得嗣四十天后,毅然割爱离亲,于文殊院礼佛源和尚为师剃度出家,法号能海。复于次年赴宝光寺从贯一和尚受比丘菩萨大戒。为要综摄释迦如来一代根本教法,依戒依法,建立僧团,住持正法,常转法轮,应总合各宗学修要领,建立般若总持法门,俾学修行人,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安住证净,疾空烦恼,顿破无明,证沙门果,进而回向大乘,直趣菩提,自觉觉他,行愿圆满。此为海公上师出家学戒访师问法后,为住持正法,利益众生,自他成就,当时所抱之殷切愿望。


能海上师青年时(后排右二) (图片为翻拍,原尺寸:2560x1920 2.1MB jpg)
  后于西康来到成都云游之喇嘛处,闻知彼时西藏佛教之殊胜情况,正与海公上师想慕正法之愿望相符。西藏与尼泊尔印度毗连,所传释迦如来一代教法,最为完整,且经过藏地历代祖师大德,结合教宗,显密总持,尤其最为难得无上者为贤慧普闻第二法王宗喀巴大师,是大智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现身,总摄释迦如来所说根本乘、菩萨乘、无上乘一代时教,全部精义,及各大菩萨与历代祖师所作各种论著,融会贯通,显密结合,集过去各宗之所长,补近代各宗之所缺,创著精密法要,安排学修次第,主要如菩提道次第,密宗道次第及其他经律论著述,特别对即身修行成就文殊大威德本尊之安善成就修行方便观诵仪轨,以及三身之生起次第圆成次第精密止观之无上密法,殊胜圆满,前所未有。自明代至今七百余年间,藏地僧俗弟子,依照宗大师教法修行,现生成就,得四自在(即法身自在、说法自在、生土自在、生身自在)者,难以数计。
  海公上师闻此喜讯,极为悦乐,即决心赴藏学法。当时从四川到西藏,交通不便,道路崎岖,旅途艰险,海公上师一心求法,背负沉重包袱,步行去西藏,途中经过千辛万苦,翻越崇山峻岭,爬过险途滑路,有时连日连夜,无宿无食,在极大苦难情况下,海公上师经常忆念[唐代]高僧玄奘法师去印度取经情况,信愿倍增,菩提大愿,为法忘躯,直前无畏。有时遇到不可思议之各种魔障时,一心精念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摄心住念,当体即空,降除内外魔障,终于冲破一切违缘障难,胜利安全到达目的地拉萨。
  海公上师在成都动身、赴藏时,即已考虑决定到藏后依止宗大师之嫡系师传,显密精通(过目不忘摄持全部藏经)现证成就号称韵音语王说法自在,当时西藏一致尊崇之康萨老喇嘛仁波卿。到拉萨以后,即以极其喜悦与恭敬之心情顶礼供养康萨老喇嘛,身心依止,勤求正法。由于海公上师护持如来圣教,令正法久住、法流广播、普摄群机、广利众生之菩提心愿,得到康萨老喇嘛之极大欢心,认为殊胜法种后继有人,一面教学藏文法相,一面精传菩提道密宗道次第法要,一般学人几十年不易学到之教传法要,海公上师几年之内全部领会,能说能修。更难能可贵者,对依止上师,忏罪修福,严持戒律,法随法行,各方面均作到极为美善,得到康萨老喇嘛之一再称许,曾在讲经法座上赞颂能海法师,要藏地其他随学之僧俗弟子向其学习。老喇嘛曾说:“能海法师为正法久住利益众生之菩提心愿,从内地远道来此学法,对宗大师教法极端崇信,对我之教传心领神会,虽因汉藏语言文字不同,法相上有时有所出入,但以我师徒两人心心相照现量契印,彼能深刻领悟,如理作意,法随法行,前一次讲现证庄严论时,有人疑能海法师藏文法相或有不通,当问其对某段论文如何理解,当时能海法师毫不迟疑,不但以藏语简要说明论文精义,并作出各种合法手印,帮助在场听众,心领神会。能海法师来此学法几年中,对我之言教能完全听受,对在座僧众能信敬和合,除多方设法从内地运来大量最胜茶叶以为供养外,并每日清晨到山下十余里处,背挑净水回来,调制酥茶,供佛及僧,几年来如一日。更可贵者,对事师法全能做到,心口一致,内外一体,不但过去一切罪过向我倾忏无余,且自从依止学法以来,偶有疑难细惑不符誓戒修行之一念产生,立即毫无隐藏向我坦白忏净,后不再犯。能海法师来藏学法之成就,使内地有缘众生,得沾宗大师法流殊胜法益,深为可喜!”云云。
  1930年代后,康萨老喇嘛仁波卿察知海公上师学法已获成就,宏法因缘时至,嘱其返回内地,广转法轮,树立宗大师法流胜幢,海公上师遵命离藏时,发愿再度到藏,亲近老喇嘛。海公上师运载大部经法回到成都后,先译编菩提道次第摄要,后在成都之文殊院,新都之宝光寺,重庆之长安寺以及武汉上海等地讲经宏法,到处法缘殊胜,听众甚多,皈依弟子男女均众。为了树立法幢住持正法故,应成都僧俗信众之殷请,决定在成都南郊近慈寺,建立显密总持修行之金刚道场,先后摄受出家僧众三四百人,及一部分净信在家弟子,并设立一个沙弥堂,以为培植比丘之预备人。海公上师除早晨主持念诵下午升座讲经外,其余时间,分秒必争,译编经教仪轨,以资教学。
  在1940年代初期海公在定中察知康萨老喇嘛仁波卿有将示寂之预兆,即准备各种供养资财,带同上座师数人,重进西藏,到达拉萨以后,立即晋谒康萨老喇嘛恭敬礼供已,殷勤劝请老喇嘛继续住世,住持正法,利益众生。当时老喇嘛开示说:宗喀巴大师临寂时授记“大师圣教正法住世五百年。从明代迄今,早已超过,惟以宗大师宏愿硕德,今仍法流垂续。今后法障将日益增大,我亦不可能再在藏地转世,内地信众与宗大师教法有缘,汝今来此,我将以平日极不轻传之法,传授于汝,汝以后选机转传”。老喇嘛即在短时期内将时轮金刚等一系列殊胜密法单传与海公上师。老喇嘛以内地广树法幢常转法轮因缘重要,嘱海公上师速返内地,海公上师将离老喇嘛时,师徒依依难舍。老喇嘛开示说:“聚散无常,法无自性,身虽分离,心同一体,为法为生,念念相应,安住法界,无往而不自得也”。海公上师离拉萨途行三日后,忽想起有若干要事需要请问老喇嘛,其中之一就是想请老喇嘛转生内地,继续住持正法利益众生。因再驰返拉萨赶往老喇嘛精舍,则已于三日前迁走,不知去处,海公上师只得偕同行上座请回藏地各种主要藏经,运载回到成都。
  海公上师回成都后,常住近慈寺,为报师佛大恩,除自己忙于翻译外,因想经法甚多,一人之力,要赶译宗大师大量深广教法,时不及待,因即在寺中选藏文汉文法相教理较有基础之上座师数人,经过短时间培植协助翻译。由海公上师选定经本,上座初译成稿,由海公上师校核改正,刻版付印。并为使初学易懂,容易入门,根据宗大师教传心要,汇编律海十门、定道资粮、慧行刻意、菩提道次第科颂、三皈依观法等戒定慧三学之学修精要,使初学行人,由戒修定,依定发慧,能得向现法乐住、殊胜知见、胜分别慧、诸漏永尽之成就方向迈进。再为了树立僧团每日修行功课,编印文殊五字真言念诵仪轨、上师无上供养观行法、文殊大威德怖畏金刚单传及十三尊修行方便观行仪轨、五大护法金刚仪轨等法,安排初学行人及深修僧众之每日功课,早晨及上下午念仪轨,晚间分班修定,除海公上师亲自讲修外,并指定一二老上座分别带修,使随学僧众,甚快入门。为了树立正法僧团楷模,近慈寺对讲律受戒,特别重视,依佛制每半月集体诵戒(每一僧人都必须背熟戒本),每年夏三月集体安居,严持过午不食,共住僧众既须遵守戒律,同时亦须恪守僧规,一有违犯,当主动忏悔,否则被揭发处分。总之,一切循依释迦世尊及宗大师法教建立正法幢。在此一段时期内,重庆信众,邀请海公上师去重庆讲经,师虽法务繁重,不得不抽身去重庆讲经,听众极为踊跃,在讲经过程中,重庆僧俗弟子要求上师在重庆建立金刚道场,上师允诺,即命清定在渝筹建,于一九四四年正式成立重庆金刚道场,首次作前三月夏安居。
  1944年夏(即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海公上师为了现传文殊大威德怖畏金刚本尊修行方便最后成就之圆满次第法,选摄平日灌信具足显密学修较有良好基础之僧众上座三十余人,及少数有学修之净信护法老居士到四川彭县太平寺安居讲经,为了阐明显教之法相与密法之仪轨学修完全一致,海公上师一段段讲阿毗达磨(无漏慧根)法蕴足论,一段段讲大威德生圆次第,使了知法相与修行不可分开。安居期内,先后共作三十六讲,虽圆成次第最后一部分尚未译全,不及讲解,但主要修法已完全讲述。上师为使听众深刻领会学修结合,在讲完每一品时每一段时,师即向听众提问,对听众所答,对者认可,错者纠正,不明者补充讲全,使听者逐步深入,能学能修。安居圆满后,为要让一部分僧众得闭关静修机会,海公上师选定距成都不远之西山修建茅蓬,当时即有十余位上座去山闭关静修,据我所知有多位上座后来成就较大,一部分上座解放后到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寺协助建立道场。
  抗战胜利后,武汉信众来电要求海公上师去武汉讲经,彼时海公上师正忙于整理翻译材料,法务繁忙,无暇抽身,即命清定代师,去武汉讲菩提道次第颂,听众颇多,闻法后,皆大欢喜,对宗大师法教,虔诚深信。1946年,我回重庆金刚道场,增修殿堂僧舍,1947年在重庆安居圆满后,又奉海公上师之命,代其去南京毗卢寺,亦讲菩提道次第颂,讲经完后,我函禀海公上师准备回川,随接上师函示:“汝在东南宏法,不必回川”。此时曾在南京听讲之老居士倪正和将南京讲经情况,函告上师信众,因而上海各大寺及各居士团体联系函请我到上海讲经,1947年底到上海在法藏寺讲菩提道次第颂,听众甚多,讲经完后,上海僧俗信友,热情留我常住上海,俾可依止学法,后由屈映光老居士与赵朴初居士商定,我即迁居常德路觉园,是夏我即在觉园安居。一九四八年底上海各界发动建立和平息灾法会,要我主修藏密,我函禀海公上师,师即选派常超师、唯慈师、唯心师、传静师等四位上座于1949年初从重庆乘飞机赶到上海,助我修法,法会结束后,有十几位僧众要求依我学法,连同几位上座即足二十比丘之数,因即于一九四九年夏四月十五日依佛制举行前三月夏安居,海公上师应我及上海信众之殷请,到上海在觉园讲经,宣布正式成立上海金刚道场,并对我正式传法,法名定智,负责上海金刚道场。一九五一年海公又应上海信众之请到上海金刚道场讲经,并举行五方佛菩萨戒灌顶仪式,法缘殊胜,受灌之男女信众均以极其喜悦之心情,发无上菩提之胜愿。
  海公上师在1930年代末期,曾到五台朝拜,并曾在文殊寺讲经。据闻当时定中显现红狮文殊菩萨像,引起听众之极大欢心。1953年春,海公上师在成都近慈寺所有翻译刻印工作,均基本结束,想起五台山是文殊本尊之根本道场,必须树立法幢,自己晚年应即在五台安身,因即率领一部分上座僧众,前往五台,到山后,当地领导和群众热情招待,并表明五台各大寺庙可以任意选住。海公上师经过一一巡视后,深感清凉桥位在五台之中,四山环抱,处境幽静,虽原有吉祥寺殿堂僧舍年久失修,多所坍坏,重修不难,海公上师即选定清凉桥为道场基地,经过各方信友之资助,动工修建,佛殿经楼,僧房客舍,均焕然一新,即正式定名为吉祥律院。1954年夏开始每年依佛制举行夏三月安居,讲经讲戒。我于1954年在上海金刚道场安居圆满后,偕同两位僧众到五台山,一面为亲近海公上师依止学修,一面对清凉桥吉祥寺房屋修建及每月僧粮设法筹募。我到清凉桥吉祥寺时,海公上师正在寺门前安坐,我当时以极为虔诚喜悦之心情,趣前顶礼师足时,师双手为我摩顶,我礼毕起立,抬头见师身法光普照全山,当时我深感自身空寂,安住法光之中,无二无别,海公上师是文殊师利菩萨现身,心如虚空,安住法界,遍在众生心识体性,加持有情令罪垢消灭,得入菩提诸佛圣果。师恩难报,师德难量,我当时感激之情不可言宣。我在山居住一个月,上师安排我坐在师法座之对面,每日对我传授法要,并着重对我教诫云:“时至今日,要使正法久住,必须注重戒律,要能遵律依法,建立僧团,定期传戒,每半月半月诵戒不断,每年夏三月安居,经常讲经讲戒,领导学人依戒修定,依定发慧,方能真正作到现法乐住、殊胜知见、胜分别慧、诸漏永尽、疾空烦恼、顿破无明、自我解脱、解脱众生、利他自利、共趣菩提、同圆种智。”海公上师并表示,今后在寺着重译讲律教,引导同学法随法行,至密部生圆次第法,除个别利根,戒净愿广学修稳健之同学密传静修外,不再在大座宣讲,汝在上海更应注意。上师当时特别提示我违缘障难来时,应静观变化勤求加持,定能转违为顺,从长远观点看,诸法无常,涅盘寂静,无我即能无畏。海公上师之教诫,引起我极大之警惕,以启发我无漏慧根。
  1955年初,海公上师现量察觉上海金刚道场将有违障,即于三月间到上海金刚道场,每日上午讲经,晚间会客,以答居士问法,每日下午师令我到师房中,引修大威德生圆次第,细密开示法要,师并提起,自为正法久住,利益众生,不惜艰苦,两次进藏学法,康萨老喇嘛极大慈悲,将释迦世尊及宗喀巴大师法教,付托给我,我回内地以来,仗师佛加持,广转法轮,建立僧团,宏法传戒,树立法幢,虽粗具规模,但仍未稳固,今后形势变迁,危机更大。上海金刚道场,外缘过盛,引人妒忌,自身缺点尚多,应严密注意。我当时即在海公上师前忏悔过去一切罪障,以后决依师教,依戒依法,进行说修,为正法久住法流广播,愿一肩负荷,任何障难,决不畏退。海公上师即以顶为我灌顶,并慈愍言曰:“汝之罪障及破誓戒一切清净!护持正法,自他解脱,善愿成就!”在讲经过程中,海公上师曾中夜起来到楼上殿前一再观察,我感觉后,亦走出随侍师侧,师要我同回房中,郑重地对我说:宗大师教法住世时间早已超过授记之五百年,今后法流能否永续,虽看因缘条件,但吾人必须尽以可能善巧护持,以报师恩佛恩。我与汝愿大障大,今后违缘到来时,应即想诸佛菩萨,发菩提心,经不可说不可说劫数,牺牲头目脑髓,剥皮为纸,析骨为笔,刺血为墨,书写经典,积如须弥,释迦菩萨为歌利王节节支解时,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不起一念嗔恨之心,今后遇有严重违障时,应立即发愿:“众生一切诸罪苦,愿入地狱而代受,三世一切诸善业,尽施众生令成佛。”要以菩提大悲、拔苦与乐、欢喜忍受之心情对待一切,不起任何畏恨之心。念念不忘上师三宝,念念不忘父母众生,念念不忘无常无我,只要能如此想念,则为十方三世诸佛上师共所护念,现法乐住,自在解脱,无往而不自得矣!我当时再三顶受,永记不忘。同时在临境时,亦即如此应用,度过一切难关,自在乐住,此皆海公上师预告之恩也。海公上师三月底讲经圆满后,即将赶回五台山作夏三月安居,我送海公上师至北火车站上车时,上师低声对我说:今后常住定中梦中见面。我当时闻此示言,惊喜交集,喜是喜今后能常在定中梦中见到上师,惊是惊以后恐不再有见面机会,我当时即恳求上师永恒住世,利益众生,有机会再来上海讲经,师含笑云,但愿能如此。当火车开行时,上师右手伸出窗外对我等招手示别时,我双手齐举,高呼上师再见,再见,再再见!至今思之,一别永别,内心悲痛,热泪盈眶,想到因缘预见,丝毫不谬,师恩难报,师德难量,愿生生世世不离上师,直至菩提永为师弟!
  1955年秋,当我在上海金刚道场安居圆满之深夜,方入睡即梦见上师降临高声对我说:当前一场新的运即将到来,一切听候安排,菩提大悲无畏无碍!我想再问则已惊醒不见上师。从此我心中有数。肃反运动开始后,我在离开道场之前夕,召集道场上座到我房中叙会,我说明我今后虽不在道场,只要诸位上座依戒依法领众修行,道场仍可久住,时诸上座为我担心,我说得此闭关修行机会,不但为自己灭罪,亦可代众生受苦,上师早已告知我,我心中有数,自在无畏。一位上座对我说,一句观世音菩萨圣号,愿师念念不忘,我点头感领。一九六五年海公上师到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开会,托一位信友带一条金刚加持带给我,并咐嘱说:汝现在每日如此修甚好。此是上师对我之无上加持,亦即肯定并指明我之闭关修行方向,使我更为安心修行。文化大革命开始红卫兵到处大活动时,我夜间坐定时,见海公上师降临,我定中作意,起来顶礼,师对我开示云:“康萨老喇嘛圆寂已久,但我在定中梦中,若有所问,如未圆寂时一样”。我正欲往下问,则见上师化成圆光而逝。我为此久久不安,每次修定,见师光而不见师像,心疑前定中开示,恐即是师示寂前对我之最后之告诫。一九七六年二月,我由上海经杭州返回三门家乡,在杭州招待所里,梦见海公上师对我开示:“世间无常,有漏是苦,诸法无我,涅盘寂静,安住证净,护持正法,利他自利,行愿无尽!”海公无上大宝恩师对我之护念加持,无微不至。“师是三宝师是本尊师是明妃护法尊,从今受持竟菩提中皈师永不皈依余,如是中间诸有无边慈悲钩索愿摄引,离二怖畏悉地安排遣除中断作伴随。”恩师加持,师我无二,住持正法,永利众生!

  关于一九五三年以后海公上师晚年驻锡五台,树立正法幢,译讲经律论,领修戒定慧,具体详况,师之侍者智敏师另有实录,我此不赘。

  我1941年在重庆慈云寺出家,在成都昭觉寺受戒,1942年初在成都文殊院听海公上师讲经,同年三月到新都宝光寺听海公上师讲戒,农历四月十五日到成都南郊近慈寺依止海公上师学法,在安居圆满听完上师无上供养观行法及比丘戒后,在海公上师前发愿云:“皈依上师三宝尊,正法久住我发心,世世出家持净戒,广建三宝转法轮,众生罪苦我代受,善根利乐施有情,一一令发菩提心,自他佛道稳速成”。海公上师听我发愿,一句句为我印可,并嘱每日诵念此愿,行愿无尽,即身成就。
  我自依止海公上师以来,深蒙护念加持,使我业障消除善根增长,对师之教导能心领神会,对依止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勉能依教实行,深得海公上师之欢心,有时在讲座上鼓励,先后令我住近慈寺沙弥堂堂主,重庆金刚道场上海金刚道场住持,上师所译传之殊胜法要,除大座宣讲机会任我听学外,还特别单独口传密授,随讲带修,善引入胜,此恩此德,永世不忘。
  以上所述无上大宝海公恩师德行实纪,绝大部分都是海公上师亲自对我之教授教诫,以及我所亲见亲知之功德胜行,其中有一部分则自随上师较久之诸老上座处闻知德行,上师对我之教益甚广甚深,以我之智慧学力有限,忆念不全挂一漏万,其中还恐有缺错,敬请诸上座同学补充斧正,俾臻完善,使见者闻者,悉发菩提心,护持正法幢,令正法久住,法流永续,利他自利,同圆种智。
  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密。

一九七九年巳未闰六月初一清晨清定定智谨记。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